烂字,纪念民谣之后琼·拜雅

【原创】《非人杂记》  /文/无固定主角/不定期更

    #相关字: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男生。#

“不穿校服就算了还穿成一朵大红花来上学,这么嚣张的吗。”

敖烈一脸惊奇地目送九月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教室,随即发出一声属于狐狸的惨叫:“嗷你夹住我头发了啸天!”

“啊不好意思。”

“砰。”

“衣服!还有衣服!再扯就坏了!”

那可是我熬的满眼血丝抢到购物车里的犬夜叉cos服啊!

敖烈冷汗涔涔地保持微笑,看着一狗一狐与飘逸的头发以及火红的大裙摆进行世纪之战,想来班主任又要爆发出他的洪荒之力了。等到九月终于跋山涉水抵达自己的座位,敖烈稍作踌躇,走过去敲了敲她的桌子:“兄弟,该交作业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两人面面相觑地对视了一会儿,九月一边心说坏了,昨晚上光顾着试十几件衣服忘了还有作业,一边尴尬地“呵呵呵”傻笑,企图拖延一点真相被开膛破肚的时间。

但还是架不住学习标兵烈烈同学进一步提问:“不会是又没写吧。”

九月被一个陈述句质问,疯狂地运转着自己的脑子——考试的时候都没这么高效过——但是可想而知,考试都懒得动动脑子的人等到火烧屁股的时候,就算急死,脑回沟也还是锈迹斑斑动弹不得……哪怕她是妖怪也不行。

于是她只能破罐子破摔:“是啊。”

敖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:“兄弟,不是我说你,老板正值更年期……”

说着说着就噤了声。

这可不就是天天上演现场版的更年期撞上青春期么。

九月用计不成,只好卖肉……不是,卖萌,眼巴巴地瞅着他,几乎要落下泪来:“烈烈,看在我们兄弟一场的份上……救我……”说着还上了手,扯着他的袖子,兜起一包眼泪可怜的不要不要的。

虽然认为对方是个帅气的男人,但装起可怜来还是让敖烈一阵恶寒,他想他可不能弯了,情谊归情谊,万一被缠上让人当成个gay就不好了。九月不交作业事小,自己的终身幸♂福事大,毕竟这个人拒交作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而自己的贞洁只有一个。

权衡利弊后,他咳了一声:“那,下不为例啊。”

列行公事一样,虽然最后那句叮嘱可有可无,但是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,学委的威严还是要保留的。

虽然大家心知肚明就他龙善好欺。

这里告诉我们一个道理,做了坏事是要遭报应的。所以我们品学兼优的敖烈同学,由于九月穿了一身大红来上课,成为了蓝色的校服海洋里唯一的一抹亮色,再加上班头长期对她交不上作业的行为积累的怨气,很不幸,他被扣上从犯的帽子,与嫌犯九月一起在走廊上坐了半个小时——不给凳子的那种,俗称扎马步。

“……哎哎,学委,我对不起你。”蹲马步蹲到腿麻的九月拿手肘捅了捅含泪受罚的敖烈。

后者忍辱负重地顶着走廊上来来回回的人投向自己的目光,打定了主意不和九月多说一句话。

九月仿佛因为无聊而开启了他避犹不及的话痨模式,叹了口气说:“烈烈,我最近倍感不顺啊。”

我才不顺呢好吧。

他突然委屈起来,要不是你天天不配合工作,我会落到挨罚蹲马步的境地吗,完了还被人合照发微博……你一顶天立地的大男人能不能讲讲道理!

对面班一个上完体育课的loli跟他合拍了一张大头照,p了p图,调整了一下肤色,之后礼貌的跟敖烈道过谢就满意地走了。

……并且连飞到嘴边的女生都没法搭讪。

九月自然不知道在她抒发感情的时候,敖烈已经策马奔腾了千里万里,当然是草泥马的那种。不过身为老师的手中宝(半小时之前是),学校的super star,上能扶老奶奶过马路下能跳海抢救遇难船只的完美高中生,他怎么能把脏话骂出口呢???他又不是九月那种杀马特的问题少年!!!

“你说我写了那么富有文采的情书,啸天怎么就没有感觉?连点反应都没有。”

“谁知道啊可能是……”敖烈跟着嘴走的脑子突然一卡,慢着——“啸天收到的那封不知道写了什么玩意儿的信是你写的?”

九月恼怒成羞地抬腿踢了他一脚:“什么什么玩意儿,那可是我写研究了三个晚上的日本软妹专用告白体!”

受到人身攻击的敖烈不敢再乱说话,只能在心里猛烈吐槽她:告白体?中二体还差不多。

九月不理他便秘的表情,兀自垂着耳朵尖儿悲秋。

我说你给男的告白就算了,就不能用简单直接的方式吗 。敖烈憋了半天,干巴巴地安慰道:“天涯何处无芳草。”

“……可能他喜欢小玉那样娇小甜美的女孩子。”

“我觉得与其说是喜欢,更像是种本能……”他回想起啸天盯着食盆里骨头的眼神,跟发现了小玉的踪迹时几乎一模一样。

“你别安慰我了。”

“可是,”敖烈怎么都想不通,如此帅气的男孩子怎么会是个gay:“你就一点都不想找个小玉这样的女朋友吗?”

九月像吃了苍蝇一样看着他:“喜欢是喜欢,可我又不是蕾丝边。”

“我没说你是……诶???”

九月看到,学委的脸色突然就暗如死灰。

在龙生的第……不知道第多少年,敖烈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。

我一直崇拜的闪闪发光的男孩子,他其实是个女生。

  
—tbc

题外话:小可爱们想看原漫哪个梗可提出来,我会尽量满足的 ฅ( ̳• ◡ • ̳)ฅ

〖我来暗搓搓地发一个文〗

【原创】《非人杂记》/非人同人/无固定主角/不定期更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帽子

无厘头流水账,客官请随意

>>>开始

九月的青葱岁月<1>

#相关字,张卫红【注:第300话】#

“我……希望能变得帅气一点。”

不管站在窗边抬头望天的少女是谁,老天也许总会被她的用心祈祷打动。

彼时小狐狸九月作为一只自认与众不同的妖当然是要特立独行一点,蓄长毛,打耳洞,染着紫黑紫黑的长指甲,心血来潮期从淘宝上快递回一批长袖长衿的姨妈红cos服装,顺便透支了未来三年的零花钱,站在卧室门后的落地镜前面扭来扭去摆出一个猛虎扑食的姿势,眼神非常之凛冽:

——我是犬夜叉,我为自己带盐●v●。

当然一个与众不同的狐妖(现在是犬妖),生命的青春期总是会出现一个(或者一群)这样那样的拦路反派,他们或者身高三米青面獠牙(敌人),或者身段妖娆魅惑无比(情敌),在你前进的道路上神出鬼没,阻止你成为最后的英雄。

九月命中的第一个反派属于后者,好在不是情敌,当时也构不成任何威胁,其实说到底也是对方一直以来的单方面挑衅,而我们呆到深处自然萌的九月小女狐,并未真正的往心里去 。

在九月第一次凭借着自己的迷之自信换好一身鲜红的和服,飘然若仙地踏出了房门,就如她所愿地吸引了(包括反派一号在内的)所有人的注意。

作为我们第一个出场的反派,张卫红挺了挺自己几乎看不出弧度的胸.部,高抬着下巴,目光穿过比啤酒瓶底还要厚的近视眼镜快准狠地扎在了九月身上。

九月虽然呆萌,但是在如此火辣的注视下还是感到了一丝羞腆,对迎面几乎是撞过来的邻居小妹妹微微一笑:“早上好啊小红,你也去上学吗?”

小红狐狸比九月矮一个头,身材圆润,暗道近身作战对自己十分不利,但是常言道敌不动我不动,于是,在比较过利害之后,暗搓搓地往后退了三步,如愿以偿地得以和九月平视。

作为九月旗鼓相当的对手,她也露出一个端庄矜贵的笑容,两边脸蛋上密集的雀斑立刻不堪重负挤成一团,视觉冲击十分之震撼。她酝酿了一下情绪:

“九……”

“哎呀班车来了我得快走了你也不要迟到啊小红妹妹!”

只说出一个字的张卫红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对手九月,追随着一辆公交绝尘而去,其间被拖到地上的红色和服绊了一跤,造成了一种一只狐狸就演绎出来的前仆后继的错觉。

张卫红咬了咬肉感十足的嘴唇,心想,我们来日方长。

“哎,小红你咋还不上车,下一班要二十分钟之后!”

“啊啊啊等等我小米!QAQ”

—tbc